滄州渤海新區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暨新中國成立69周年征文活動一等獎作品
作者:南大港產業園區   發布時間:2018-10-20 14:58:30 

 

爺爺把我種在鹽堿地上

 

南大港產業園區教育局  吳昊

 

我出生的那年,爺爺從北京回到了故鄉這片生養我們三代人的鹽堿地上,用爺爺的話說:北京再好不是家,鹽堿地再荒涼,那是埋骨的地方。爺爺回故鄉不是禁不住異鄉的雨雪風霜,而是禁不住家鄉十幾年的大發展、大變革,我想爺爺更是為了把我種在鹽堿地上,而讓我感到最幸福的,是澆灌鹽堿地的改革開放的浪潮。

從我記事起,就覺得爺爺最愛的始終是這片鹽堿地。爺爺說,他在這片鹽堿地上長大,所以能在北京開花——現在一個月幾千的退休金讓爺爺喝上了香茶。在這片土地上長出大豐收的景象很難,偶爾開花結果,就能讓老百姓笑瞇了眼。小時候每天清晨跟著爺爺扛著農具下地的日子如流水般一去不復返,每到正午時分,帶的水喝完了,我都纏著爺爺鬧口渴,爺爺一面脫下自己的外套鋪在田間水洼上,一面沖著身旁一臉茫然的我說:“你太爺爺當年帶我下地的時候也是這么喝水的”,然后爺爺俯下身子喝濾清的水,我也依著爺爺的樣子撅著屁股喝——真甜呀!現在幾十、幾百畝的田地,幾臺收割機半天功夫就收(割)完了,人不費勁兒、不流汗,也不用再喝水洼的水了。以前總覺得下地干活是爺爺的必修課,好像一輩子也修不夠學分、畢不了業。現在爺爺終于拿到了畢業證——是改革開放讓老百姓手中的老繭變成了科技,變成了豐收的武器,是改革開放讓雜草遍野的鹽堿地變成了沃土、變成了人民的歡喜。爺爺一直相信這片故鄉的鹽堿地是渤海灣的恩賜,是祖先用勤懇和血脈灌溉的肥庾,是改革開放40年的春風化雨。

爺爺把我種在鹽堿地。二十五年,我在改革開放的春雨里滋養生長,一座座美麗鄉村掩映在綠樹的濃陰里,環鄉公路交織在阡陌中,和煦的陽光下金黃的深秋綿延萬里,那艽野僻地在記憶中遠去,在新時代的渤海新區毫無屐痕。改革開放的微風吹拂著人們的衣袂,吹笑了久違的容顏,吹醒了幾千年歷史的文明古國。默然酣睡的人們在彳亍迷惘的黑夜中看到了那盞指引我們前行的明燈——改革開放。

小時候總是聽爺爺說夜里不要往外跑,小心撞上什么臟東西,那時候我總是嘲笑從首都回來的爺爺還那么迷信。現在渤海新區的夜色會抖掉你滿身的疲憊,撫平你緊皺的眉梢。就在前幾天,吃過晚飯,我開車帶著爺爺奶奶去逛了市中心公園,那里燈火通明,呦呵聲、歡笑聲、高歌聲,聲聲入耳,散步的、跳舞的、夜跑的,人人健康。這一切似乎在向我們訴說著改革開放的生活是多么得豐富多彩。爺爺奶奶看著這夜幕籠罩下的繁華目瞪口呆,滿是說不出的驚訝。驀然回首,親眼目睹了這翻天覆地的大變化,其間的感觸已不能僅用"驚訝"二字描述了吧!回來的路上,爺爺意味深長的說:“誰說夜里不要往外跑,多跑跑才能看著(zháo)這好光景呀!”

舉目四望千山綠,不忘初心渤海興。爺爺是位老黨員,八十五歲的時候把我培養成一名光榮的中國共產黨員,把弟弟培養成了保家衛國的軍人。爺爺說長在鹽堿地里的我們是幸福的,黨成長的環境和歷程能書寫到世界的盡頭。我在爺爺的衣柜里第一次知道了黨,那是被爺爺用紅布包裹起來的信念,巴掌大的黨章,毛主席語錄……直到后來我戴上黨徽莊嚴宣誓的時候,才真正明白了爺爺的紅色信仰——是黨引領著我們在改革開放的道路上走過了無數風風雨雨;是改革開放讓發展中的中國共產黨更加先進純潔——社會蛀蟲打掉了一批又一批;是黨領導的“一帶一路”串聯起了中華民族和世界各國人民的幸福生活,為世界和平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

雄關漫道真如鐵,而今邁步從頭越。爺爺說:“你一個年輕人可別荒了青春,正好的年紀,既要做好自己,也該想想到我這把年紀你又能留下點什么?”是啊,這片鹽堿地生養了我,國家讓我一路向學,培養了我,我總不該荒了自己的知識與黨和國家的培養,我要提筆好好寫寫這片鹽堿地,好好寫寫這片鹽堿地的聲音——我們的鄉音,在記憶中鐫刻下的我們亙古不變的靈魂。“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我土生土長的這片鹽堿地該用自己的聲音唱響改革開放中渤海新區的協奏曲,該用自己的聲音唱出中國人民辛勤勞、革故鼎新的交響樂。我們新一代的青年更應該發揚這鹽堿地的精神,在改革開放的大潮流中砥礪前行,我們更應始終保持初心,肩負起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使命。

一年一度秋風勁,不似春風,勝似春風。爺爺把我種在鹽堿地,當年腳下的蒼茫早已肥沃輝煌。爺爺把我種在鹽堿地,更在我的心間種下了一種堅韌不屈的鹽堿地精神。

   溫一壺月光,讓我們在渤海灣的夜色里再度啟航。

 
 【打印本文】【關閉窗口
 
     
浙江风采网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