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大洼文化

《大洼秋韻》——張華北
作者:南大港產業園區   發布時間:2019-10-16 10:59:15 

 

秋來了,大洼里秋色迷人,

秋來了,大洼里神韻動人。

大洼的秋是七彩的。它聚積了陽光的七彩,赤橙黃綠青藍紫,是 大自然的三棱鏡折射的光彩。清晨,陽光投照在高粱的紅穗綠葉上,那晶瑩露珠與紅粒結伴,如銀、如金,相映成趣;大洼的漢子早已甩掉露與汗洇濕的上衣,鑿刀子(削穗農具)“嚓嚓”作響,在如林似海的綠叢中敏捷地穿行,腋下很快夾一抱粱穗,如摟一腕暗紅。古銅的臉膛、古銅的闊胸和著褐紅的穗,展現了大洼成熟的色調。

晨,柔光漫在枝葉泛紫的棉田,棉桃如鈴,一夜的沉睡,迎著晨光舒展開來,那萬桃一時間綻放,還帶著昨夜的喜淚。采花女三三兩兩,和著輕輕的情歌、和著輕盈的腳步,柔指靈腕飛快地牽動著潔白的“云朵”。

晨,旭光如金透過淡淡絮云漫灑在大洼。老洼民牽起衣襟揩去滿臉的汗水,臉上年輪般的折皺是那樣的深。虬枝般的大手沉重地掰下尺多長的玉米,頂花方謝,紅纓未枯,揭去層層包葉,露出那一柱耀眼的金黃。貼在滄桑的臉上,如親著襁褓中的小孫,眼角閃動著喜悅的晶瑩。

晨,走進淺綠,麥苗剛剛沖出細碎的褐土,一葉葉組成由近至遠的條條綠帶。那茸茸的綠,如少女臉頰上的茸毛。伏身拔起一根,放在眼前,翠色那般柔和,不忍閉 目,一粒飽脹的麥粒已在謀劃那夏日的輝煌。

晨,走進紫紅,陽光在闊大的掌狀葉上灑下碎金。葡萄紫得動人,瓊珠欲墜,那是紅透了的色彩。“夜瑟風起飄星去,曉喜天賦綴露珠”,密密實實,珠珠串串,晨露里如洗如沐。人在園中,能不垂涎欲滴。“醍醐縱美輸輕滑,瓔絡雖圓讓陸離”,還未嘗果,心已陶醉。

晨,走進銀白,陽光隨銀白的蘆花跳蕩。你的身前、身后,遠遠近近,大葦蕩的蘆花和著晨風的節奏搖曳。輕柔、和樂,伴著禽鳥的晨曲,你已如嬰兒在搖籃中做著銀色的夢。

    大洼的秋是沉甸甸的。那是大自然對大洼人的賜予和回報。昨夜一場秋雨,水洼淺淺,青草疏疏,羊群踏過田野小路,留一路蹄花;幾頭棕紅的黃牛全然不睬羊群的躁動,埋頭在深草中與秋蟲私語。

大洼的小伙手握彎鐮的大手感覺了秋的到來。秋陽當空,青里透紅的豆菽在被那粗大的手指抓緊時,向他傳遞了鼓脹的青春的熱情。檉柳棵下,兩只鼴鼠從松軟的碎土中探出頭來,飛快地看一眼大片倒伏的豆菽,把會心的微笑又飛快地帶進洞中。大洼的姑娘提籃的手感覺了秋的到來。栽下的冬棗已紅遍枝頭,她的手靈巧地避開尖刺,一顆顆、一串串,輕輕捷捷,不時柳筐盈盈。“九月肅霜初熟時,寶碌碌珠累累”,紅棗圓圓,笑靨淺淺,與姑娘的笑靨相美一起。“脆如霜雪,甘如飴蜜 ”,那枝頭掛滿的是多少農家的希望。大洼里養蝦的漢子緊攥流網的手感到了秋的到來。他兩腳踩在滿是蛤蜊碎殼的泥地,腥咸的海水湍急地沖向他赤裸的胸膛,流網震動,斑節大蝦在網中起舞。網滿了,拉開扎繩,“嘩啦”,小排子一艙翻騰的銀亮,那漢子的胸前、胳膊上力的凝聚處也映著陣陣的晶亮。

轅馬厚實的肩背感覺了秋的到來。它身后的玉米捆碼成小山,“山”后,大洼人攏上粗繩,用絞桿將“山”擰得結實。兩腿橫跨在車轅,長鞭帶著新換的牛筋鞭梢在空中迅疾地一頓,猛然清脆地一聲炸響。前面一紅一白兩匹套馬拉緊了車繩,帶著轅馬飛快地沖上坡道,轅馬感覺了肩背上比往日的沉重,汗順著脊柱兩側緩緩淌下。車旁幾輛草車隆隆駛過,那是泛著清新草香的苜蓿,紫花點點,如小蝶齊附,搖搖閃動,馬聽到了臼齒磨動嚼子的脆響,但身不由己,只能深深地吸一口濃郁的清香。

    谷場那寬闊的胸膛感到了秋的到來。大洼人鋪開了紅粱大穗,如鋪開了大紅大紫的錦緞。碌碡在錦緞上畫著同心圓,一圈一圈,一轉一轉,紅粒擠出黑殼激情地蹦跳, 在午后的斜陽下熠熠閃光。風來了,木锨上上下下,紅雨急灑急落,又如此起彼消的彩虹。

大洼的秋是浪漫的。那是大自然賦予給大洼的歌。夜,天高氣爽,繁星點點,皓月升空。當你還沉浸在白日秋光潑眼的七彩奇景中,此時又融化在寒云素色的淡淡夜景里。月光如銀,大洼的芃芃稼禾、䔿䔿林木、離離秋草以及那河渠、房舍、小徑,一切有生命的和無生命的全都在寒光籠罩中。月光如紗,覆蓋將要入睡的大洼。夜風慢起,帶著白日的溫馨,溫柔地撫摩著大洼的腹部,如慈母撫著小兒入睡,夜曲嚶嚶,生怕驚動那樹間的雀、草中的蟲。

但大洼的秋夜沒有絕對的寧靜,淺草中,草兔爰爰而行,時而跳躍,時而駐首,觀看那月中夜夜相戀的玉兔; 有長蛇入水,輕滑無聲,昂頭破水前行,長尾搖如飄綢。不時,水草邊,凄厲的蛙鳴即打破了夜的靜謐。“清蒲野波白,水露明月天”,大洼的水如碩大的鏡,時有大魚躍出,它們忘掉了白天的疲憊,還要在月下嬉戲。鏡,被擊破,晃動著刺眼的碎光。它們扔下身后殘破的一切,向前追逐著那輪皎月。

大洼深處,最后一批野鴨眷戀著大洼,“參差聳軋,颯沓繽紛。其浮蔽水,其旋如云”,它們看過了大洼秀媚的春光,看過了大洼炎炎的夏景,也將看盡大洼清爽的秋色。如今,龐大的陣容,和鳴可愧雁,麗采能慚。堅硬的羽翼,厚重的體脂,即將迎來騰飛南行的晨。

月光下,大葦洼無邊無際,蘆花隱隱約約隨風漫舞,帶著大洼的情,輕輕地,撫摩著你的臉。生命在這里似乎已重新開始,我聆聽著自己的心聲如同從大洼的深處傳來。

    大洼的秋韻,又誰能詮釋得盡。

 
 【打印本文】【關閉窗口
 
     
浙江风采网走势图